Droanna

LOL深坑無底洞....

-三流文手
-三流繪手

紀錄一下

夏夏子_进入糊翔阶段:

【想想这游戏迟早要黄我就难受


詹妮弗开始有些吃不消,她上了年纪,此前把所有的青春都交付给了战争学院。办公室信件渐多,大都附带包裹,她一封一封看一个一个拆,不乏许多离开的告别,包裹中清一色蓝紫的水晶球和兜帽令她骂骂咧咧——东西多了便很是沉重,她的腿脚已经不太方便了。


“我想你需要我的帮助,女士。”里昂的脑袋从一堆书籍里冒出来,空气里全是他吹起的灰尘,但他的声音俏皮极了。老詹妮弗打开下一封信笺,仅仅皱了皱她的鼻子,她甚至没有看他。“谢谢,亲爱的。但你最好继续待在那里。”她的口吻有点生硬。


实际上并不是她对他有所偏见,有谁会不喜欢一个漂亮活波的金发小朋友呢?她不满的只是上级认为她上了年纪,连收发信件都做不动,强行安排一个孩子给她而已。


里昂却丝毫没有不快,他总是最兴奋的人。蓝色的眼珠定定地望着那些到处乱滚的水晶球,他想起什么似的,突然从书堆里跳了出来。“你还没有给我讲上次答应我的故事!”他的眼睛发亮,指着那些无辜的球体喊道。


老妇人扶了扶眼镜,并未打算理他,他见状竟一连串地报起了人名:“冰霜女巫!暮光之眼!还有虚空行者、蛇发女妖!皮尔特沃夫的女疯子金克丝!海上的厄运女郎和船长!还有嘉文四世和龙族后裔!暗影岛的亡灵法师!你答应一个个和我说的!”


“是我编的,亲爱的。没有这些人。”詹妮弗淡淡地说。她加快了手上的工作。


金色的小脑袋从她办公桌前冒出来,固执地捧着下巴:“我不信,德里亚叔叔告诉我他每天都在跟他们打交道!”他缠着詹妮弗,拉着她提花毛衣的一角嘟囔不停,仿佛不问究竟绝不停歇。“还有佩蒂阿姨,她甚至保留了库古莽森林的......”


“他们不会再来了,还有你的莱安娜阿姨,弗兰迪叔叔,他们不会再来了。”老妇人冷冷地说。


“看看这些水晶球,看看,这些斗篷,兜帽。都曾属于他们,但他们绝不会再来了。”她重复道,咬紧了那几个字。“你所知道的历史已经过去,里昂。”她无视孩子呆滞的表情,表情淡漠地看着那些拆开和未拆的包裹。


里昂从没感觉眼前的老人如此陌生,他印象中的詹妮弗太太慈爱而温和,从未有过如此冷酷的神情,他缩起肩膀,怯怯又不舍地吐出几个字: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世界陨落过一次了,孩子。你脚下的土地,你头顶的天空,你呼吸的空气,早就与以往不同……也许他们曾经存在,但现在没有。”


她握紧了毛衣下的紫色长袍,滑溜冰凉的触感充斥她苍老的指尖,和很多年前没有什么不同,和年轻时的触感没有不同。她记性还是很好,甚至还记得火焰从掌中升起的灼热,还记得屏障支起时她的搭档看她的目光。


真是遥远,那些故事。森林里风曾经混着泥土的气息,她也曾怒气冲冲地站在冰凉的河水里破口大骂,搭档被她尖酸刻薄的言语气走。危机四伏的竞争,她甚至被弓箭擦过脸颊,被魔法侵蚀身体,但她从未停下。年轻的詹妮弗仿佛一团火焰,无论是在绿野还是龙巢,都曾熊熊燃烧。


她低下头,发现里昂也正怔怔地看着她。老妪摸摸他金色的小脑袋,十二岁的头发柔软而光泽熠熠,她皱纹遍布的手在其中显得突兀异常。


似乎是很多年了。


金蓝色旗重新在德玛西亚城墙竖起,泉水又开始从艾欧尼亚的山涧落下,比尔吉沃特码头的船帆上还有海鸟飞过,皮城研究所里出现有祖安人特征的面孔。她曾听说,艾希摘下了王冠,阿兹尔离开宝座,海上的魔法要塞坍塌,嘉文五世继位后,斯维因也将他的爱鸟埋葬。


寄来信件的召唤师也要离去了。年轻时的好友,并肩作战的搭档,她所爱过的世界,终于还是老去。


她又一次握紧了身下的袍子,那是她做召唤师时爱穿的。里昂一定还会缠着她讲英雄的故事,詹妮弗决定闭口不提。那是她年轻的秘密。她在心底偷偷地笑。怎么能让后辈知道她暗恋过身边的骑士或是亡灵呢?

评论
热度(22)
  1. Droanna夏夏子_进入糊翔阶段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紀錄一下

© Droanna | Powered by LOFTER